財金書城 book shop

目前位置: 首頁 >  財金書城

最新出版

索羅斯金融煉金術(中文新譯版) 尋找超值股:價格夠便宜嗎?解決投資難題的價值檢定程序

 

勇於犯錯,縱使判斷失敗也能勇於反轉部位;

 毫不手軟,嗅到良機必用槓桿重押來積極回應;

 先發制人,總是先投資再研究而不浪費一絲機會;

 看似無跡可尋,卻憑一己之力造就了量子基金年均報酬超過三十%的驚人紀錄;

 引爆亞洲金融風暴、擊垮英格蘭銀行的幕後推手,另一面卻是個徹徹底底的大慈善家。

——這就是歷史級投機客喬治 · 索羅斯一生不凡的投資寫照

 

 

★ 金融史上首部以「哲學」角度切入的投資著作,2020年中文新譯版全新問市

★ 完全揭露索羅斯閃電般的投機思維,並完整收錄長達150頁量子基金珍貴操盤筆記

★ 全新增訂15周年版最新導讀&序文,索羅斯親筆重新詮釋其最著名的「反射理論」

★ 上半部分析股、匯市、信用及債務的反射現象,下半部解析其煉金實戰法則

 

「本書意義重大,因為它代表我的畢生心血之作,直到今天,我依舊這麼認為。」——喬治·索羅斯

 

《索羅斯金融煉金術》中,索羅斯融合他最愛的投資者與哲學家角色,架構出可以解釋市場與其參與者如何互相影響的反射理論,這可以說是索羅斯投資哲學的中心思考,也讓他在金融界可以呼風喚雨、屹立不搖。市場與投資人行為隨時都在變動,只要能早一步掌握變動趨勢並快速因應,就能立於不敗之地。為了讓讀者了解他如何應用理論,索羅斯特別進行為期近十六個月的實驗,並公開這段期間的投資日誌,上面詳細記錄他進行量子基金決策的複雜思考過程。

 

透過本書,讀者可以看見索羅斯對國際局勢牽一髮動全身的精準觀察,也能看見他如何游刃有餘地在各個金融市場進行操作,甚至是他對投資的專注與熱情。這是索羅斯的第一本著作,雖然書寫背景為上個世紀八〇年代,但市場與投資人的行為總是不斷重複,因此也讓這部經典能持續激勵新世代的投資人。

 

【深入索羅斯的股市煉金術】

其一、從市場的錯誤中煉金

一般認為股票市場能搶在經濟衰退到來前預先反映,但更正確來說,應該是股市可能會加速經濟衰退的到來。我要用另外兩個主張來取代市場永遠是對的主張:

 1.市場永遠朝某個方向偏斜。

 2.市場有可能影響到它已預先作出反映的那些事件。

這兩個主張合併起來,就能解釋為何市場經常看似能正確預先反映各項事件的發展。(摘自第一章)

 

其二、從預測的錯誤中煉金

金融市場預測現實世界發展的能力有多強?從過去的紀錄可見,我先前預期將發生的災難都未曾真的發生。金融市場必定也已反映了相同的疑慮,否則錯誤期望不可能讓我獲得那麼高的報酬。這衍生了一個有趣的可能性。或許市場也預見到我預測的某些發展將會發生,也因此做出某種防止那些發展發生的反應,換言之,市場先發制人,導致我預期中的發展最終沒有發生。(摘自第十四章)

 

其三、透過先發制人來煉金

我培養了「先投資後研究」的習慣。這個習慣的成效很好,如果我初次聽到某個概念就馬上受它的魅力吸引,它對其他人也可能產生相同的影響。在那種情況下,就算進一步研究後發現那個概念有瑕疵,我隨時可以改弦易轍,趁著還有獲利的時候(只要不是最後一隻進場的老鼠)出清那些部位;如果這個概念通過檢驗,我也會居於更有利的加碼地位,因為先前在較低價格介入的多頭部位,或在較高價格放空的部位,讓我得到一些先機。(摘自新版導讀)

 

其四、利用槓桿操作來煉金

槓桿的使用導致投資組合增加了風險維度。一個未採用槓桿的投資組合很乏味。沒錯,就是乏味。這樣的投資組合也會成長或縮水,但永遠不會遭遇到融資保證金追繳的問題,也不可能化為烏有。可是一旦使用信用—不管是作多或放空—避險基金頓時變得立體起來。(摘自新版導讀)

精彩試閱 Wonderful Preview
字體大小 A+ A A-

我對主流典範的評論【新版導讀節錄】

初版導讀曾提到本書意義重大,因為它代表我的畢生心血之作,直到今天,我依舊這麼認為。雖然我的活動領域已從金融業擴展到社會與政治領域,我依然以當初因應金融市場的概念框架去應對這些新領域。這就是我熱切希望修訂本書內容的原因—希望將自己過去十五年透過經驗領略到的新教誨納入本書。理解現實—尤其金融市場—是一個永無止境的過程。基於事後諸葛之利,現在的我能清楚見到先前闡述內容中的諸多缺陷,不過我並不會修正那些內容,而是試著以目前針對這個主題的思維,提出簡潔的說明。

 

首先,我必須具體說明主題(subject)為何。本書談的雖是金融市場,但我此生不只是從事金融領域的研究和工作。早在積極投入金融市場前,我就對哲學非常感興趣。一如初版導讀所言,「一開始很抽象。打從我意識到自身的存在,便熱切地希望理解我的『存在』這件事,而且「個人的理解」是我最需要理解的核心問題。」過程中,我發展了以反射性概念(concept of reflexivity)為基礎的理論框架,用以解釋思維(thinking)和現實(reality)的關係,並以金融市場作為檢驗這項理論的實驗室。從那個意義來說,本書確實是我的畢生心血之作。希望這份概要的總結讓本書更完整、更成功。

 

近幾年,我開始關注其他領域的事務。首先,我積極參與因蘇聯解體而得以由封閉轉為開放的社會變遷歷程。最近則是聚焦在全球化所造成的問題。不過這些主題並不適合在此討論,尤其我已經專為它們寫了其他書籍。然而,我還是有責任重新說明我處理上述兩個問題領域—由封閉社會變遷為開放社會以及全球化—的概念框架。

 

反射性概念

反射性概念非常簡單。在有思維參與者(thinking participants)參與的情境,參與者思維與其參與情境之間的雙向互動。一方面來說,參與者希望理解現實;另一方面,他們又尋求實現某個期望結果。這兩個函數的作用是反向的:在認知函數(cognitive function),現實是「已知」的;在參與函數(participating function),參與者的理解是「常數」(fconstant)。兩個函數可能彼此干擾,導致原本理當「已知」的事物,成為難以逆料的或有事物(fcontingent)。我稱兩種函數之間的互相干擾為「反射性」。我將反射性想成「參與者的理解」和「參與者所參與的情境」之間的回饋循環(feedback loop),而且堅決主張反射性概念是理解有思維參與者的情境之關鍵要素。反射性使參與者的理解不完全(imperfect),勢必會導致參與者的行為釀成始料未及的後果。

 

本質上來說,認知與參與函數之間的彼此干擾並不是那麼單純易懂,所以到目前為止,鮮少人真切理解它的潛在影響。「類不完全理解他們所生活的世界」的說法已是老生常談,幾乎無須詳細闡述。人類意識(sense)的作用方式、語言的架構方式,以及很多其他因素結合在一起,導致我們的理解流於不完全;不過,反射性所造成的不完全理解比較具體,也需要進一步解釋。因為我們是參與者,反射性所造成的不完全理解才會發生。如果只是局外的旁觀者,無論提出的說法是否與事實對應,都不會改變事實;一旦身為參與者,我們的行動就會改變我們試圖理解的那個情境。也因如此,我們不能根據知識(knowledge)做決策。我們或許知道很多事,知道的事愈多,確實愈可能做出正確的決策,但知識本身並不足以作為制訂決策的充分基礎。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天生就不可知的情境,在其中,事實能否成為知識,端視參與者的觀點而定。如果參與者的觀點和情境彼此對應,這個情境就不會是不可知的,參與者也能根據知識來採取行動。不過,現實情況並非如此。參與者的觀點和情境並不對應,所以這個情境不可知。聽起來是否有點像循環邏輯(circular logic)?的確是。參與者遭困在「反射性」循環回饋(circular feedback)的特有情境當中,由於試圖理解這個情境,他們—還有我們這些試圖理解有思維參與者之情境的旁觀者—遂被迫陷入循環邏輯中。這就是需要進一步加以解釋的要點。

 

傳統的真理符應理論(correspondence theory of truth)認定,藉由真實陳述(truestatement)來表達的才是知識。若—且唯若—X所描述的事實真的發生,X才是真實陳述。事實必須獨立於談論這些事實的陳述,才足以構成可靠的真理標準(criterion of truth)。不過,參與者的決策和未來有關,未來又視參與者當下的決策而定。因此未來的事實並不構成可證明參與者當下思維是否符合「知識」資格的獨立標準。即使結局正好和某些參與者的期望對應,他們的期望也不夠格稱為知識,因為這個對應性可能由形形色色的參與者的決定所造成。若聲稱期望以知識為基礎,就等於否定了反射性對形塑事件發展的影響力。

 

反射性與經濟理論

「未來結局已充分映射在當前的期望中」的主張看起來固然頗為荒謬,卻相當盛行。它是構成金融經濟學主流典範(prevailing paradigm)的基礎之一。這個主流典範將市場價格視為潛在基本面(fundamentals)的被動映射。其中,效率市場假說(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主張,市場價格已充分映射所有既存資訊。和這個假說密切相關的理性期望理論(rational expectation theory)則主張,若沒有發生外在意外衝擊,金融市場傾向於朝能精確映射參與者期望的某個均衡移動。這兩個理論共同構成以下信念的基礎:若放手讓金融市場自由發展,完全不加以控制或干預,勢必能達到資源最適當分配的目標。

 

但這個典範已深陷困境;因為「金融市場傾向於朝均衡移動」的概念,似乎和事實證據相互牴觸。多數經濟學家也已承認,金融市場有能力創造多元均衡。然而,他們並未揚棄「不受監理規範限制的自由市場能確保資源最適當分配」的概念。為了證明金融市場的實際行為符合效率市場假說,經濟學家煞費苦心,他們採用愈來愈彈性定義的「理性」,對「效率」的定義也愈來愈鬆散。不過,即使做了這麼多修正,卻還是不夠。此時真正該做的是典範轉移。

 

我寫《索羅斯金融煉金術》一書,就是為了和這個主流典範正面對決,但我遭遇到銅牆鐵壁般的阻力。專業經濟學家將反射理論貶抑為,一個因小有財務成就而開始過度自我膨脹的門外漢之研究成果。有的人指控我漠視近來的經濟理論進展,有的人則說我在炒冷飯,重複嘮叨一些顯而易見的觀點。無疑的,我對於這些批評也要負一點責任,因為我公開坦承自己不熟悉理性期望與效率市場理論(身為實務界人士,沒有使用那些理論更讓我獲益良多),許多人因此找到批判我的理由。我對這個理論的解說也受到其他負面因素的限制,但無須在此贅述,因為讀者有能力自行判斷。儘管如此,反射理論還是在實務界人士的圈子裡獲得相當的地位,《索羅斯金融煉金術》一書雖然有諸多缺點,終究也在各商學院(不同於經濟學系)推薦閱讀書單占有一席之地。   

尋找超值股:價格夠便宜嗎?解決投資難題的價值檢定程序

 

用50%的價格,買進100%的價值

尋找超值股的「價值策略SOP」

 

一般投資人難以預測股價波動,

不過要判斷一家企業的真實價值

同時避免付出過高的價格,

卻是相對有跡可循的作法,

這個方式除了就是價值投資的核心要素之外,

也是掌握長期擊敗大盤的獲利之道。

 

作者馬歇爾以檢查表的概念來切入,

設立了一套簡單易懂的價值投資模型,

除了帶領投資人精準找出所有左右企業內含價值的關鍵數字,

並透過真實上市公司財報的實戰演練分析,

徹底解決尋找便宜股票的價值投資難題。

 

透過本書的「價值策略SOP,你將學會:

 

1. 運用基礎分析透析任何一間公司

2. 清楚分辨一間公司的股價及其實際價值

3. 誠實的衡量自己的投資績效表現

4. 辨別買入一間好公司的最適價格

5. 在市場動盪時無畏的持有好股票

  6. 堅定做出正確選擇和採取正確行動的決心

精彩試閱 Wonderful Preview
字體大小 A+ A A-

【摘錄自前言】

 

首先,純屬我個人犯下的愚蠢紕漏。1998年,可口可樂(Coca-Cola)股價上漲到每股$80時,我竟然沒有脫手。當時的價格水準意味著全世界的男人、女人,還有小孩,所有人都必須承諾每個禮拜喝下一整個浴缸的汽水。而我知道那種事情是不可能的。

 

耐吉(Nike)的情況更慘。2010年,股價來到$67的時候,我開始賣出股票,因為當時的股價對帳面價值比率已經超越三倍。可是,我知道那個登錄在公司資產負債表上的珍貴勾勾標誌,價值完全為零。從此之後,耐吉的盈餘與股價一路飆漲。

 

我的差錯並不侷限於消費財,2011年,我錯過了管道製造商穆勒工業(Mueller Industries)的投資機會。當時,該公司股價由於房屋開工率下降而挫跌,這是每隔一陣子就不免發生的景氣循環現象,也總是會結束的。我不僅知道這一點,實際上我非常熟悉這家公司,搞不好我甚至還知道怎麼安裝該公司的銅製彎管配件。穆勒的營業收益翻了一倍,後來還進行股票分割。

 

這本書的作者曾經犯下的過錯,不僅這一些。有時候,我做了錯誤的事;有時候,則是我沒有去做對的事。可是,這些錯誤都沒有讓我付出重大代價;大多數時候,我失去的是上檔獲利機會,而不是實際承受虧損。

 

這正是價值投資的魅力所在。這種方法有時候會讓投資人捨棄一些機會、太早賣出,或錯誤地抱牢部位。可是,價值投資方法具備另一個無與倫比的功能—規避災難。每錯失一個勝利的機會,你可能已避開了上百個失望的結果。原因不在於執行者的過人能力,而是紀律所帶來的。每個人都能夠使用這個方法,但真正投入其中的人卻很少。

 


 

【摘錄自第2章:為何選擇股票?】

 

大多數價值投資人專注於股票。

 

更明確地說,多數價值投資人偏愛公開上市公司的股票。這些股票在集中市場進行交易,屬於掛牌股票。

 

掛牌股票是一種資產類別。這種類別的證券往往因為各種事件而同步上漲或下跌。

 

除了掛牌股票,還有很多其他的資產類別,譬如債券。債券屬於債務工具。股票代表事業所有權的一部分,債券則是欠條。債券可能由國家、城市,以及各種規模的公司發行。

 

另一些資產類別包括外匯,例如歐元與澳元;商品,例如玉米與白銀;沒有公開上市的私有公司股票,例如新創公司。那麼,價值投資人為何特別偏好掛牌股票?

 

因為掛牌股票的長期報酬比其他投資工具更理想。我們選擇公開掛牌股票,讓勝算傾向我們這一邊。

 

掛牌股票的表現究竟有多好呢?相當不錯。S&P 500指數可以反映美國大型掛牌股票的表現。自從1967年,也就是我出生的那一年以來,如果納入股利,S&P 500指數的每年平均報酬稍微超過10%。這是相當可觀的報酬。如果在我出生時投資$10,000,到了2015年,這筆投資將累積超過$1,000,000。

 

我們不難理解掛牌股票的表現優於債券的原因。債券代表一種承諾,在未來清償某筆固定金額與利息。所以債券投資所能夠提供的金流畢竟有限,因為受限於本金,也就是當初出借的金額,以及利息。

 

有些債券的利息是固定的,有些則根據某個參考基準的波動而調整。如果參考基準上升,債券的票息付款會增加。可是,債券票息不會因為發行機構經營成功而增加。沒有任何發行債券的企業,會支付紅利給債券持有人。而且借貸金額,也就是本金,是不會增加的。所以,債券報酬有特定的高限。這也是債券被稱為固定收益證券的原由。

 

股票報酬沒有高限。企業不可能設定經營表現的上限。公司可以贏得顧客的信賴、引進新產品、開發更好的貨源,並且在數十年的期間內提高公司盈餘。當然,我們不能保證企業如此展現,但至少這是可能的。股票的長期表現比較理想,原因就在這裡。盈餘不斷成長,而股票就是對盈餘的請求權,因此股票提供了海闊天空的上檔潛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