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不一樣:800年金融危機史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國前總統推薦】(暢銷改版)

This Time Is Different:Eight Centuries of Financial Folly

精彩試閱

序(節錄)

  本書希望以計量方式,呈現各種金融危機的樣貌。我們的基本訊息很簡單:我們以前碰到過這種事,不管最近的金融風暴或危機看來多麼不一樣,其實和歷史上其他國家的經驗相比,都非常相似。認識這些類似之處和前例,是改善全球金融體系、降低未來危機風險、改進未來應付慘劇方法重要的一步。

  如果說,本書考慮的各種危機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政府、銀行、企業或消費者經常累積過高的債務,形成看來比繁榮期間還大的系統風險。政府為本國經濟體系挹注資金,創造看來比實際上還高的經濟成長;民間部門借貸熱潮一定會把房價和股價,推升到遠遠超過可以長期維持的水準,舉債熱潮也會使銀行看來比實際上還穩定、還會賺錢。這樣大規模舉債會構成風險,是因為債台高築會使經濟體系變得容易受到信心危機侵害,當負債屬於短期債務,需要不斷重新融通時更是如此。債務助長繁榮,經常對政府的政策、金融機構賺大錢的能力或國家的生活水準,形成錯誤的肯定。這種繁榮的結局大都很淒慘。對古往今來的所有經濟體而言,債務工具當然都至為重要,但是如何平衡債務的風險與機會,卻始終是重大挑戰,是決策官員、投資人和平民絕對不能忘記的挑戰。

  本書研究多種型態的金融危機,包括政府無法償付內、外債務時爆發的國債違約危機,也包括21世紀初年世界碰到的銀行危機。在典型的重大銀行危機中,某個國家的銀行體系,有一大部分銀行碰到嚴重的投資虧損,銀行驚慌之餘,失去償付能力。另一種重大的危機是匯率危機,例如1990年代侵襲亞洲、歐洲與拉丁美洲的危機。在典型的匯率危機中,一國的外匯幣值急劇下跌,即使政府「保證」無論如何都不會讓匯率下跌,也無濟於事。我們也探討極高通貨膨脹間歇爆發的危機。我們不必多說,大家也知道通貨膨脹意外升高,實際上等於公然違約,因為通貨膨脹會讓包括政府在內的所有債務人,用購買力遠低於貸款時的貨幣償債。本書要分別探討這些危機,但是危機經常湊在一起爆發,我們在本書倒數第二章,要研究這種狀況──例如1930年代在全球各地一起爆發的大蕭條,以及最近的這波全球金融危機。

  金融危機當然並不新奇,從貨幣與金融市場開始發展以來,金融危機就一直與我們同在。最早,很多危機會爆發,經常是因為國王以降低金幣或銀幣成色,造成幣值減損,來融通戰爭造成的預算不足。科技進步後,政府早就不必再用降低硬幣成色的方式來彌補預算赤字。但是幾世紀以來,金融危機卻繼續肆虐,直到今天還不放過世界各國。

  本書把大部分重點,放在和今天關係特別密切的兩種危機上,一是國債危機,二是銀行危機。兩種危機都有千百年的歷史,而且波及很多地區。現在的先進經濟體過去經常爆發國債危機,現在似乎已經從政府一再倒債的弊病中「畢業」。但在新興市場國家中,一再或連續爆發的國債違約仍然是嚴重的痼疾。相形之下,銀行危機卻是無遠弗屆、一再爆發的問題,是機會均等的威脅,富國和窮國同受影響。我們針對銀行危機所做的研究會引領我們,從拿破崙戰爭時代歐洲的銀行擠兌和倒閉開始,一直探討到2007年美國次級貸款危機(subprime crisis)引爆的全球金融危機。

  我們以廣泛、有系統與量化作為研究目標:我們的實證分析涵蓋66個國家,跨越的時間將近800年。國際金融危機史有很多重要的著作,最有名的可能是查爾斯.金德柏格(Charles P. Kindleberger)1989年寫的《瘋狂、恐慌與崩盤》(Manias, Panics and Crashes)。然而,一般說來,這些早年的著作基本上都採用敘述方法,沒有多少能夠補強內容的資料。

  但我們的做法正好相反,我們從涵蓋全世界、回溯到12世紀中國與中世紀歐洲的龐大資料庫中搜集資料,建立分析。本書的核心「生命」表現在(大致)簡單呈現這些資料的圖表和數字上,而不是表現在人物、政治與談判上。我們相信這種以量化分析的方式談金融危機史,與過去用敘事的方法同樣的具說服力,我們也希望這樣做能為政策分析與研究打造新的坦途。

  最重要的是,我們的時間縱深更長,以便掌握經常遭人遺忘的「罕見」事件,結果發現,這種事件比大多數人想像的常見多了,彼此近似程度也高得多。不幸的是,無論是分析師、決策官員,還是經濟學者都傾向透過資料庫開啟的狹窄窗口來評估最近的經歷,無論是從國家或是事件所經歷的時間角度來看,這些基礎資料通常都太過狹隘。探討債務與違約的學術與政策文獻中,有一大部分都來自1980年以後所搜集的資料得出結論,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這些資料最容易取得。如果不是因為金融危機的循環期間要長得多,致使涵蓋25年期間的資料根本不能針對各種政策與投資選項,提供足夠的觀察角度,否則,這種方法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把25年期間難得一遇的事件擺放在歷史長河中,可能不算罕見,畢竟研究人員觀察25年期間的資料時,只有四分之一的機會,可以觀察到「百年一遇的大洪水」。因此當你正視這類問題時,你就要搜集好幾個世紀的資料,而這正是本書的目標。

  ……
  
  我們全力研究過去800年所發生的危機細節與資料後,得到的結論是:就在金融危機爆發前的景氣繁榮期間,大家最常複述、代價最高昂的投資建議,起源於「這次不一樣」的觀念。大家經常努力奉行這種建議,認為舊的評價規則不再適用,金融專家經常解釋說,我們的表現比以前好,我們比較精明,也從過去的錯誤中學到教訓,政府領袖在這方面更是推波助瀾。社會每次都說服自己,認為目前的繁榮是以健全的基本面、結構改革、科技創新和良好的政策作為基礎,和過去很多次繁榮最後淒慘崩潰的情形「不一樣」。

書籍基本資料

加購商品

本月主打星

更多訊息

加入追蹤

放入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