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操盤贏家共舞

Masters of the Futures

精彩試閱

前言

 

當我著手編寫本書時,我想著:『誰可以由本書受益呢?內容應該如何安排才能讓每個人都受惠呢?』

 

如果你曾經有個夢想,如果人家告訴你辦不到,如果人家告訴你絕對不會成功,那麼這本書可以鼓勵你放手一搏,追求你的夢想或目標,雖然圍繞在四周的環境不斷變動。我的交易世界即將面臨天崩地裂的變動。我希望知道這個領域內的領導者認為我們將如何變動,如此才可以未雨綢繆,針對未來最可能的發展預先勾畫適當的途徑。他們似乎最有資格告訴我們:什麼是最佳的因應之道。這是我為什麼編寫此書的理由。

 

關於期貨交易與傳統的公開叫價市場,很多人都抱持著悲觀的態度,但接受本書採訪的期貨產業多位尖玩家都非常樂觀。沒錯!我們即將面臨重大變動 ,但這些領袖們可以幫助你瞭解最可能發生什麼,讓你瞭解如何在新的交易環境裡謀取求生之道。

 

如果希望在期貨交易獲取成果,就必須付出代價;這需要仰賴事實、風格與勇氣的配合和累積。身為一位交易者,你面對著一套基本行為準則,這些準則很容易朗朗上口,但很難真正瞭解,當然更難以精通。可是任何真正遊戲的準則與戰術都是如此。如果不遵循這些準則,結果就是失敗與痛苦。

 

期貨交易存在準則,這是事實;期貨產業即將發生變動,這也是事實。本書提供的一些看法與意見,雖然不能讓你『買低/賣高』而謀取實際利益,但可以增加你對整個期貨產業的瞭解。關於期貨界面臨的一些關鍵議題,這方面的見解可以充實你的應變能力,讓你更瞭解如何應付即將發生的變動。即使本書不能提供其他的效益,至少也應該可以幫助你體會金融全球化的趨勢,以及科技進步將如何塑造未來的交易環境與結構。

 

史考特•史瓦斯基 伊利諾州芝加哥 1998年11月

 

 

導論

戴羅•卓布曼(dARRELL R. Jobman)《期貨雜誌》前任總編輯

 

期貨交易歷史可以回溯到幾百年前的日本古代稻米商人,或歐洲中世紀的市集,這取決我們採用的資料來源。至於當時的期貨『交易內容』究竟如何,恐怕已經不可考了。可是就美國而言,提供標準化期貨合約的集中市場,根源可以回溯到1948年芝加哥期貨交易所(CBOT)成立時。

 

當交易所與期貨產業回顧過去一百五十年的歷史,並展望未來一世紀的發展,傳統期貨交易顯然正處在一個急遽變動的關鍵時刻,整個交易 — 或整個期貨產業 — 正在變形。今天發生的一切,將對往後構成深遠的影響。

 

在期貨交易的發展過程裡,出現一些『鼎鼎大名』的人物 — 艾略特(R. N. Elliotts)、甘氏(W. D. Ganns)、李摩爾(Jesse Livermores)、萊特(Joe Leiters),還有很多其他人 — 有些是時代開拓先鋒,有些代表交易傳奇,有些更適合稱之為『奇人異士』。更近一點,類似如1950年代與1960年代的董銓(Richard Donchian)與戈賽夫(Edward Gotthelf),他們提出一些系統性的方法,這些系統的交易功能隨後受到電腦大幅提升。

 

可是,在這些人物活躍的年代,期貨產業基本上都沒有發生什麼重大變動。期貨產業的『現代化』大約起源於三十多年前,當時的發展對於CME牛油與蛋類交易員構成的衝擊,或許有些類似於今天傳統公開叫價制度的場內交易員。

 

我們認為,今天發生在期貨與選擇權產業內的一切,屬於現代化程序的第三波浪 — 改變與塑造產業的波浪。雖然整個發展程序始終都持續進行,不能由一、兩件事界定期間,但先前兩個波浪是由一些短時間內發生的因素造成,這些因素造成顯著的進步或可怕的變動(取決於觀察的角度如何)。每個期間都出現一些史無前例的根本變動,造成全新的市場,產生對應的嶄新交易觀念,管理規範當然也隨之變化 — 換言之,典範發生轉換的時代。

 

第一波浪 — 1970年代中期

回顧這段期間內發生的事件,每件都曾經激起市場波瀾。把這些事件匯集在一起,就造成整個產業變動最激烈的一段期間。

 

主要的根本因素是由一系列事件構成,後者造成大多數實體商品價格上漲到前所未見的水準 — 某些價位甚至後來再也不曾見到。很多交易者可能在這段期間內第一次聽到『聖嬰』的名詞,蘇聯在1972年第一次向美國購買大量穀物,美國禁止黃豆與金屬出口,1974年9月初,中西部發生最早的霜害,造成黃豆產量劇減 — 氣候與需求面因素就足以促成期貨產業在1970年代踏入全新的價格領域。

 

接著是中東地區的石油禁運,美國加油站大排長龍,能源價格暴漲,工資與物價管制只不過讓情況更糟,越南戰爭悲劇收場,美國總統涉及醜聞,在1974年8月9日辭職,美國經濟嚴重衰退,股票價格暴跌……。總之,這段期間匯集足夠的基本面因素,使得期貨交易深受影響。

 

可是,就期貨產業本身而言,這段期間內最重要的單一發展或許是讓大家知道:鈔票最大。在里奧•密拉米德(Leo Melamed)的領導,以及一批『頑童』的支持之下,芝加哥商業交易所(CME)在1972年5月16日開始提供外匯期貨的交易,開啟金融期貨的大門。接著,芝加哥期貨交易所(CBOT)在1975年10月20日推出GAMA合約,這是第一個利率期貨商品。

 

芝加哥期貨交易所也涉及這段期間內的另一項重大發展,成立新的芝加哥選擇權交易所(CBOT),在1973年4月26日開始提供幾種股票買進選擇權合約。最初的步調雖然緩慢,但選擇權逐漸成為非常成功的交易工具,普遍受到交易者的歡迎。

 

如果法律規範環境沒有配合調整,前述這些發展恐怕都不會發生。在『倫敦商品選擇權』的一系列醜聞之後,並且為了監督新的金融與黃金合約,美國國會決定設立一個獨立的期貨主管機構。1975年4月21日,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開始運作;就如同任何新成立的機構一樣,最初顯得有些混亂,但幾年之後核准國庫券與公債期貨合約的交易。踏入金融產品的領域,使得期貨的活動空間顯著擴大。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經過一段掙扎之後,終於答應在投資光譜上增添股票選擇權。

書籍基本資料

加購商品

本月主打星

更多訊息

加入追蹤

放入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