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價趨勢技術分析 (原文第11版) 上

TECHNICAL ANALYSIS of STOCK TRENDS (Eleventh Edition)

精彩試閱

序言

這本書的主要訴求對象是業餘者,而不是華爾街的專業玩家。可是,我們仍然預設讀者具備某種程度的股票與債券市場基本知識,曾經和經紀人(營業員)打過交道,而且大致熟悉報紙金融版的報導。所以,我們不會在書中特別講解股票市場的一些常用術語與程序。然而,針對本書的主題,也就是技術分析,我們則會盡可能詳細解說相關理論與術語。

 

本書第 I 篇的內容大多取材自已故理查‧沙貝克(Richard W. Schabacker)的先驅性研究與著述。讀者如果讀過沙貝克的《技術分析與股票市場獲利》(Technical Analysis and Stock Market Profits,這本書最新的一版由作者與艾伯特.金柏〔Albert L. Kimball〕修訂,1937 年出版,目前已經絕版),就會發現本書的第 I 篇似曾相識,除了圖表以外並沒有太多的新內容。實際上,近年來的市場變化很大,包括新的監管法案、對成功投資人相當不友善的新稅法、取得證券資訊的管道變得更可靠、各種設備的顯著改善與擴展,甚至是經濟體系內部一些機制的重大變革;可是,這一切並沒有顯著改變股票市場的價格「型態」,作者和許多技術分析研究者對這種現象感到訝異。

 

價格走勢圖過去常見的集體操縱痕跡,現在比較罕見。過去常見的一些價格排列,現在已變得極少出現,對交易者而言不再具有實務價值;這本書將不含括這類內容。另一些價格排列的慣性行為稍有改變,或影響力有所變化(但本質仍然不變);當然,我們會針對這些內容詳細說明。市場偶爾會出現成交量非常低迷的情況,無疑是監管造成的結果,這種情況讓市場存在更多的「假走勢」,以及更多單調而沉悶(當然也無利可圖)的行情。可是,整體來說,市場仍然遵循舊有的方式運作,相同的型態還是重複出現。對投資人與交易者來說,這方面知識的重要性絲毫未減。

 

本書第 II 篇討論的是市場型態與相關現象在交易戰術上的實務運用,這些都是全新的內容。約翰.馬基在股票市場打滾 30 年,其中的 15 年完全運用技術分析進行投資與交易;他保留數千份的走勢圖,實際執行的交易多達數百筆,並且測試各種可能的操作方式,從各種角度檢視與分析各種方法、戰術與結果。這是他維持生計的來源。約翰‧馬基的貢獻,是由實際經驗和知識所累積的。

 

這裡或許還可以強調一點,後文也會一再複述:以技術分析為依據的股票交易方法,絕非萬無一失。投資與交易累積的經驗愈多,就愈能夠在各種陷阱與失敗中存活。世間不存在任何能夠保證「擊敗市場」的方法,而且作者會毫不猶豫地說:將來也絕對不會有。儘管如此,結合紮實的知識,並且合理地運用,技術分析原理確實有所助益;在股票買賣的問題上,相較於目前各種著名的交易方法,技術分析對一般投資人而言更具獲利潛力,也是更安全的方法。——羅伯‧愛德華(Robert D. Edwards),1948 年 7 月

 

1

交易與投資的技術方法

 

過去一個世紀以來,極少的人類活動像公司證券買賣一樣,有如此多的人從不同的角度深入且徹底地鑽研。對於懂得判讀市場行情的人來說,股票市場提供的報酬非常可觀;至於那些草率、迷糊或「不幸」的投資人,股票市場給予的懲罰也非常嚴厲。股票市場因此吸引了全球最精明的會計師、分析師與研究者,還有許多特立獨行的古怪神秘主義者、「直覺型玩家」,以及無數充滿期盼的投資大眾。

 

第一流的頭腦紛紛投入其中,而且持續探索,期望找到最安全、最穩當的方法以評估市場狀況與趨勢,然後挑選適當的股票、在適當的時機買進。這方面的深入研究並非毫無成果——事實恰好相反。許多成功的投資人與投機者(就字面意義而言,這個詞並不帶有貶意)透過各自的方法,試圖瞭解市場運作的脈動,他們培養了與市場打交道所需要的判斷力和預測能力,以及更重要的自律精神。

 

多年以來,股票市場的研究大致上可以劃分為兩個學派,各自採取全然不同的方法去解答交易什麼,以及何時交易的問題。以「華爾街術語」來說,其中一個學派稱為基本分析或統計學派,另一個則是技術分析學派。(近年來還有第三種方法,即循環學派,正處於快速發展之中;儘管還被視為「旁門左道」,但有望幫助我們更瞭解經濟趨勢。)

 

股票市場的基本分析者仰賴的是統計數據,他們查閱會計稽核人員的報告、損益表、每季資產負債表、股利紀錄,以及公司相關政策。他們分析公司的營收資料、管理能力、產能,以及競爭條件。另一方面,他們也關心銀行與國庫的報告、生產指數、物價指數、作物預測等等,藉以衡量當前的整體經濟狀況,並且每天關注新聞,仔細評估未來的經濟前景。他們將這些因素納入考量,針對所研究的股票做出價值評估;如果股價低於基本分析所評估的價值, 就代表買進機會。(EN9:沒錯,華倫‧巴菲特〔Warrant Buffet〕就是這類買家,他買進的是公司,不是股票——儘管這是買進公司的好方法,卻未必是買進股票的理想方式。)EN:閱讀本章節末有關羅伯.派瑞特(Robert Prechter)對基本分析方法的總結,相當有趣。

 

事實上,除了最生嫩的初學者(這些投資界的新手由於缺乏經驗,總是認為基本分析以外的任何其他方法都是不理性且不可理解的),純粹的基本分析者是罕見的異類。即使是那些對走勢圖與「圖形分析師」顯露輕蔑姿態的市場權威,也無法全然忽視歷史價格資料,更不會隱藏他們對道氏理論的崇敬——無論他們是否瞭解,道氏理論代表的就是最根本、最純粹的技術分析精義。

 

技術分析的定義

「技術」一詞在股票市場的應用具有獨特含意,與一般字典的定義有所差異。這個用語指的是研究市場本身的行為,有別於研究市場所交易的東西。技術分析是一種記錄資料的科學方法,通常採用圖表的形式記錄某支股票或「大盤指數」的交易資料(例如價格變動、成交量等等),並據以推測未來可能的趨勢。EN:隨著電腦的普及化,技術分析也出現了許多不同派別。數值導向的技術分析(例如採用移動平均、擺盪指標等等)試圖透過全然客觀的方法分析市場。至於愛德華和馬基的著述,則屬於「傳統技術分析」的領域。

 

因此,技術分析者認為,針對某個股票憑證擬定出特定的內含價值,是全然沒有意義的行為。舉例來說,1 股美國鋼鐵公司(U.S. Steel)股票在 1929 年初秋的價格為 $261,1932 年 6 月的買進價格卻僅剩下 $22!1937 年 3 月,價格又來到$126,一年之後則剩下$38。到了 1946 年 5 月,每股價格上漲到$97,但 10 個月之後的 1947 年,股價跌破$70——儘管當時的公司每股盈餘創歷史新高,而且利率大致上仍然處於最低水準。根據美國鋼鐵公司歷年來的資產負債表,每股帳面價值在 1929 年(年底)為$204、1932 年為$187、1937 年為$151、1938 年為$117、1946 年為$142。這種評估價值與實際價格之間的嚴重背離現象絕非特例,而是無時無刻都在發生的常態現象。總之,想要確定美國鋼鐵公司的每一股在任何特定時間的真正價值,唯一且有效的決定因素,就是當時的市場供需關係,而這個關係將精確反映在紐約證交所營業大廳裡的交易。

 

基本分析者鑽研的那些統計數據,當然會在供需關係裡發揮一定的作用,這一點毋庸置疑。可是,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其他的影響因素。市場價格不僅反映諸多正統基本分析者對於價值的看法,同時也反映無數潛在買方與賣方各種無論理性或非理性的期待、恐懼、猜測與情緒,以及這些市場參與者的需求與資源。這些因素未必符合基本分析者的價值分析,也未必會顯示在任何統計數據上,但所有因素將會相互發揮作用,最後表達為單一數值,也就是買賣雙方(透過他們的代理人或股票經紀人)在市場上完成的交易價格。這也是唯一有意義的數字。

 

另外,技術分析者還可以合理地主張:基本分析者所考慮的絕大部分統計數據都是歷史資料,早已過時且無效,因為市場並不關心過去,甚至不在意當下。市場永遠向前展望,永遠反映未來的發展;無數投資人各自從不同的角度與立場觀察未來,他們所做的估計與猜測將透過市場機制進行整合。總之,市場價格本身即涵蓋統計分析者想要掌握的所有基本面資訊(甚至包含基本分析者所不知道的內線消息),以及其他無數同等重要或更重要的資訊。

 

任何有經驗的玩家都無法否認一項事實:價格變動呈現趨勢,而且趨勢傾向於繼續發展,直到某些事件改變既有的供需均衡。這樣的價格變動通常可以從市場行為中偵測觀察。走勢圖上的一些型態與排列,以及特定的價格水準或區域,都是具有意義的;分析者可以解讀這些線索並評估未來趨勢的可能發展。必須注意的是,這種評估並非萬無一失,但顯然有一些勝算。隨著時間與經驗的累積,事實將證明這些技術方法具有預測功能,而且效果顯著超越那些最精明、最完整的統計分析。

 

技術分析者甚至可以進一步宣稱:即使他不知道相關股票的名稱,也同樣可以解讀股價走勢圖——只要交易紀錄精確,涵蓋期間夠長,資料足以研究市場背景與股價行為慣性。換言之,技術分析者可以宣稱,他只需要知道股票報價代碼,就能夠利用股價走勢圖交易獲利,完全不需要知道有關公司、產業、商品、資本市值等等方面的資訊。這種做法當然不值得鼓勵,但只要技術分析者具備足夠的經驗,理論上他確實能夠這麼做。

 

閱讀到這裡,如果讀者完全不能接受前文所述的技術方法,或許就應該把本書放回書架上;因為那就是技術分析科學的精隨所在,也是這本書後續篇幅所討論的內容。

 

EN:艾略特波浪理論:1980 年代馬基投資快訊的觀點與評論

 

這個星期,我們很榮幸參加紐約市場技術分析師協會(Market Technicians Association of New York,MTANY)的 12 月聚會。

 

長期訂閱的讀者想必記得,MTANY 就是 1978 年頒發「年度風雲獎」給約翰.馬基的組織。這個聚會的主講者是《艾略波浪理論家》(The Elliot Wave Theorist)的發行人羅伯.派瑞特(Robert Prechter);這是一份以艾略特的股票市場理論解讀市場和預測行情的投資顧問刊物。

 

訂閱讀者最關心的,是派瑞特對技術分析的評論。務必記住的是,艾略特波浪理論實際上只不過是一份「目錄」,由許多股價走勢堆疊在一起,直到某個重要而根本的持續性型態出現;總之,這是一種純粹的技術分析方法。派瑞特對基本分析的定義與觀察如下:

1. 首先,必須界定「技術」和「基本」資料⋯⋯技術資料就是我們研究的市場行為本身所產生的資料。

2. 基本分析的主要問題是,這個方法採用的指標與市場相互分離。分析者預設外部事件與市場走勢之間存在因果關係,這個概念幾乎是錯誤的。但另一個同等重要(但較少人察覺)的問題是,基本分析取得任何市場結論之前,總是必須先針對基本資料本身進行預測。然後,分析者的第二個步驟,就是被迫以這些資料為基礎,去判斷預測的事件將如何影響市場!而技術分析者只需要採取一個步驟,因此享有先天的優勢——他們的主要優勢在於不需要預測指標。

3. 更糟的是,基本分析者的第二步驟甚至也建立在流沙之上⋯⋯基本分析最普遍的應用,就是估計企業當前年度與下一個年度的每股盈餘,然後據此提供股票投資建議⋯⋯單看這方面的紀錄,表現就相當糟糕,如《巴倫週刊》(Barron’s)在 6 月 4 日刊載的文章所述:對於道瓊工業指數 30 支成分股目前年度盈餘估計的平均誤差為 18%,針對下一個年度的盈餘估計則顯示 54% 的平均誤差。然而,其中最薄弱的假設是:正確的盈餘估計值是挑選股票市場贏家的基礎。根據前述《巴倫週刊》文章的一份圖表,如果購買估計盈餘最佳的 10 支道瓊指數成分股,10 年期的累積獲利為 40.5%;反之,如果購買估計盈餘最差的 10 支道瓊指數成分股,獲利則高達 142.5%。

 

派瑞特對技術分析的精彩闡述儘管有別於我們的觀點,但仍然值得喝采。至於他對基本分析的觀察,我們真是再同意不過了。

書籍基本資料

加購商品

本月主打星

主控對稱操作學

380元

會員價:77293

更多訊息

加入追蹤

放入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