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購商品

我跟有錢人一樣富有

定價: 400 元

加購價: 280 元

拼命工作賺取財富是成功的象徵嗎?
擁有現在薪水的2倍會讓你更快樂嗎?
如何擁有金錢,而不是讓金錢擁有你?
現在就動手寫下你想要的金錢故事吧!

 

對大多數人而言,金錢不只是用來換取生活所需的交易單位。金錢是一個替身,象徵著一切我們崇拜、想要擁有或是擔心缺乏的事物,我們用錢衡量成功、膨脹自尊,我們用錢購買幸福、買到別人的尊敬。

 

不知不覺中,我們放大了金錢的涵義——曾任精神科醫師、現任企業顧問的大衛.克魯格(David Krueger)如此稱呼我們的「金錢故事」。我們在編織金錢故事的過程中,往往犧牲了人生最重要的環節:我們的健康、自由、人際關係,以及快樂。

 

你的「金錢故事」是如何?
.你會盲從投資嗎?即使你知道羊群心理通常是錯的。
.你是否會衝動消費,用分期付款的方式買下負擔不起的名車、名錶、名牌包包嗎?
.你和另一半會因為用錢方式而吵架嗎?
.你是否感到被債務所奴役或桎梏?
.你會覺得錢永遠也不夠?
.你是否覺得金錢(或是缺錢)的議題在腦海揮之不去?

 

《我像有錢人一樣富有》帶領讀者重新掌握金錢,制定財富目標與計畫,學習延遲滿足的能力、培養理性的判斷力、確定人生中的優先事項、區分「需要」和「想要」的差別、考慮絕對價值而非標價。你將重寫自己的金錢故事,並在人人想要追求的財富、健康,以及喜悅之間找出難尋的平衡點。

 


精彩試閱

 

第一章 金錢會說話


──不過,它在說些什麼?

 

有些事情確實蠻詭異的。當亞歷克斯.波波夫(Alex Popov)那天早上出發前往舊金山巨人隊主場太平洋貝爾球場(PacBell Park,現已更名為AT&T Park)時,壘球手套就直接戴在手上,這好像是個好計畫。只不過事情未能盡如人願。

 

就在前兩晚,在美國職棒大聯盟(Major League)史上最長的九局賽中,舊金山巨人隊(San Francisco Giants)午夜後的表現雖然不俗,但還是輸給洛杉磯道奇隊(L.A. Dodgers)。2001年10月7日星期日,是這一季的最後一場比賽,他們以二比一獲勝。但那不是當天的重頭戲。歷史時刻是在第一局締造的,貝瑞.邦茲(Barry Bonds)擊中了道奇投手丹尼斯.史普林(Dennis Spring)投出的彈指球,球高飛越圍欄打入長廊,創造了單季73隻全壘打新紀錄。

 

當邦茲把這隻全壘打擊進站立觀眾區時,球迷歡聲雷動,陷入瘋狂─這個情況可不是比喻。

 

許多球迷期待這次成功的一擊,而且知道邦茲習慣把球轟往右外野。因此,擠滿站席的觀眾區,尤其是積極的球迷,都希望有機會搶接這顆破紀錄的球。有兩位球迷實現了這個願望─波波夫(柏克萊一家健康食品餐廳主人)和派崔克.林(Patrick Hayashi,一位軟體工程師)。當球擊中波波夫的手套時,他立刻被撲倒在地,埋在一大群堅決搶接的球迷裡。在一陣混亂爭搶後,林站了起來,手上拿著這顆球。有目擊者聲稱(後來遭到反駁),林在搶球時咬了一位少年,甚至抓住波波夫的褲襠。有位攝影者拍下整場鬧局,但看不出孰是孰非。

 

波波夫和林最終告上法庭,激辯了好幾個月─這兩個人猶如爭取監護權般互不相讓─直到20個月後,2003年6月,一名法官判決拍賣這顆球,收入由這兩位球迷均分。這顆球最後由陶德.麥法蘭〔Todd MacFarlane,《閃靈悍將》(Spawn)系列漫畫書的創造者〕以45萬美元買下,波波夫和林則分別拿到22.5萬美元─但這筆錢連訴訟費都不夠。事實上,波波夫需要整整兩倍以上的金額才夠支付打官司的費用。更糟的是,兩個人還欠下整個拍賣所得45萬美元的所得稅。

 

打了將近兩年的官司後,波波夫和林兩人都負債累累,而麥法蘭卻以45萬美元的低廉價格買到這顆幾乎全新的棒球。

 

從這兒開始,後頭還有更奇怪的故事呢。

 

邦茲之前的單季全壘打紀錄是由馬克.麥奎爾(Mark McGwire)創下的,他在1998年擊出單季70隻全壘打,那顆球也是麥法蘭買下,價格是320萬美元─他告訴新聞記者,那次花了他「畢生大部分的積蓄」。(1在此之前,麥法蘭也曾以30萬美元買下麥奎爾在1998年球季第一、第六十七、第六十八,以及第六十九隻全壘打的棒球。

 

每顆棒球的製造成本約為5美元。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的確有些奇怪,違反了正常的邏輯。雖然波波夫、林,以及麥法蘭的故事或許有些極端,但我們身邊許多人的故事與此相較其實沒有多大不同。

 

芭芭拉(Barbara)是一位38歲的單親媽媽,處境困窘。她最近剛離婚,肩負兩個十幾歲孩子的監護權,年紀已近中年,收入僅夠糊口。她的固定薪水和微薄的兒童津貼幾乎不夠支應家中的基本所需。芭芭拉手頭很緊,財務前景也不樂觀。

 

芭芭拉面對這樣捉襟見肘的生活,自有她一套應對的方法─血拼;雖然不見得是最合乎邏輯的辦法,但卻有個晦暗不明的好處:「簡單」。

 

儘管財務不穩定,芭芭拉卻經常血拼。單單一天買下來,她會帶著單價250美元的絲綢襯衫、175美元的銀戒,以及一副825美元的銀耳環回家。她每天都如此浪擲千金,把自己和家庭的財務逐漸逼近崩潰的邊緣,而且愈是瀕臨崩潰,她血拼和花費的金額就愈多。

 

羅伯特(Robert)的故事和芭芭拉的大相逕庭:芭芭拉出身貧困,羅伯特卻來自富裕之家。

 

僅僅12年前,羅伯特發現自己成了一個異常富有的人。父親過世時,羅伯特繼承了2000萬美元,足夠確保一輩子的財務安全。然而當我見到他時,羅伯特已經花得幾乎一毛不剩。

 

由於距離和情感的隔閡,父親畢生都是以金錢和昂貴的禮物來寵愛羅伯特。羅伯特認為,父親慷慨的金錢資助是為了彌補罪惡感,這種糟糕的代替品難以補償他在兒子生活之中缺席的缺憾。羅伯特現在對他父親的憤怒依舊,他曾如此描述:「我會藉由賭博、做壞投資,以揮霍我父親的金錢。」壞投資一個接著一個。羅伯特的撲克賭博損失變得更大且更頻繁;他一局就輸了好幾千美元。

 

羅伯特財務完全自主之後,便彷彿下定決心一般,揮霍到破產為止。

 

附近有些奇怪的東西,
有些詭異,而且看起來不太好。

 

錢、錢,到處都是錢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50年期間,發生了相當驚人的變化︰我們變得愈來愈富有,比以前富有許多。二十世紀下半葉,美國創造了舉世空前的財富。在新的千禧年來臨以前,美國就算窮人的生活水準也超過1950年代的中產階級。住宅變大,汽車比以前豪華,食物和水之類的民生必需品都很便宜、供應充足且取得便利。在那個時代,不管是用哪一種標準來衡量財富,都確切告訴我們這個愛聽的答案︰生活美好,而且會愈來愈好。

 

然而在閃亮的外表底下,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我們長年以來的競爭對手─隔壁愛炫燿的瓊斯一家(the Joneses,編註:出自英文俚語「keep up with the Joneses」,意指和鄰居或熟識的人彼此暗中較勁),雖然金玉其外,但是數字卻透露了不同的玄機。儘管我們富裕的程度已明顯攀升,但是儲蓄率卻降到空前最低紀錄,債務也攀升到空前紀錄。到了2001年,美國人消費性貸款金額已超過1.7兆美元,幾乎是美元在外流通通貨價值的三倍─破產案件開始竄升。

 

到了2008年,這股富裕的洪流好像猛然逆轉。企業醜聞、壞帳、房屋市場崩潰、國際人口統計數字的變化啟動了史上第一個真正的全球金融危機。這股浪潮,至少在此刻,已然結束。

 

而且,著實奇怪的是─這波富裕的浪潮猶如贏得經濟的頭彩,但在我們贏得頭彩之後,便以同樣的速度揮霍殆盡。更奇怪的是,在這過程之中,我們個人的幸福感也隨之消失︰我們的內心世界和財務狀況一樣飽受打擊。美國人自評為「很幸福」(very happy)的數字在1957年達到高峰之後,便逐步下降。如今醫師診斷為憂鬱症的人數,已達半世紀以前的十倍以上。我們身體的健康情形、與他人的關聯感,以及參與社區的時間─這些指標都可視為真正富裕人生的指標─也呈現急速下降的趨勢。

 

真是令人費解─我們的錢愈多,財務問題好像就愈多。我們的物質生活似乎變好了,可是生活卻好像變得更糟糕。金錢的重要性固然明顯,但隨著我們脫序的行為愈來愈多,問題似乎也伴隨著金錢而來。我們的花費超過經濟條件,為了錢而陷入極度痛苦、訴訟,以及離婚的困境。我們成為騙局與騙子的犧牲品,有時甚至一再重蹈覆轍。我們賭到自我毀滅的地步;在金錢的泥沼中愈陷愈深,讓我們的身體健康、家庭和生存都面臨威脅。

 

為什麼我們會做這些事情?我們缺乏的顯然不是金錢的數量。其實正好相反︰我們擁有的金錢愈多,情況就好像愈糟糕。但若這是事實的話,難道沒有解決的辦法嗎?同時追求財富和快樂難道注定會失敗嗎?

 

幸好,答案是否定的。有一條康莊大道可讓我們伴隨著快樂和滿足感,穿越金錢的地雷。我們其實有辦法兼顧財富的追求和成功,建立財務價值、消除負債,而且在舒緩財務壓力的同時,不致於犧牲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像是健康和快樂、家庭和朋友、社區和事業;換句話說,不致於犧牲我們的生活。

 

要找到這樣的康莊大道,我們得從這個簡單的問題著手︰金錢是什麼?

 

海面下的冰山


表面上金錢十分單純:這是我們可以立刻衡量的有形物質。它是精心印製的紙張或閃亮的硬幣、電腦螢幕上的數字、印在薪資單上的數目。基本而言,金錢是一種「東西」;在資訊發達的今日,我們十分了解金錢這個「東西」。我們可以投資、計算利息、花錢消費,並確保找回正確的金額。我們有銀行和軟體開發商、投資公司和金融顧問、廣播電台、電視節目和許多理財大師等產業,致力於確保我們徹底理解金錢這檔事。

 

然而,我們雖然擁有這些知識,但還是為了錢在掙扎。好像怎麼做都不對─應該儲蓄時卻花費,該賣出時卻買進。在追逐金錢的過程中,我們犧牲了時間,有時甚至犧牲自身的健康和人際關係,卻希望當初為了錢犧牲掉的時間到頭來能用錢再買回來。

 

不管我們對金錢有多麼了解,有些運用金錢的方式依然令人十分費解。請想像以下情景︰

 

你身處拍賣會上,身旁約有六、七十位外表精明世故的人士。拍賣主持人手持一張100美元的紙鈔,仔細解釋拍賣的遊戲規則︰每次喊價以5美元起跳。最高的出價者將贏得這張紙鈔。出價第二高的人則必須支付出價金額,但是什麼也得不到。而且各位,這張紙鈔是真的。

 

出價在幾秒鐘的時間內就超過100美元,沒多久更飆到300美元。最後剩下兩位參與者競相出價。競標結果,勝利者得到可以465美元買一張100美元紙鈔的權利,第二高的出價者則付給拍賣會460美元的高價,卻什麼也沒拿到。

 

你彷彿覺得五雷轟頂。任何有理性、聰明的人士,怎會花超過實質價值四倍以上的價格買一件東西?

 

你可能斷定這些人一定是冤大頭,在現實世界裡幾乎沒有、甚或完全沒有任何處理金錢的經驗。但如果你這樣想的話,那可是大錯特錯。

 

以上所述可不是假想中的場景。這其實是哈佛大學約翰.甘迺迪政府學院(Harvard’s John F. 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的拍賣會。拍賣主持人是麥克斯.巴瑟曼(Max Bazerman)教授;參與者是一組投資專家和經濟學大師。這些都是當代金融界聰明絕頂的頂尖人士,以超過實際價值大約三至四倍的代價買下百元紙鈔。

 

這還不只一次。該實驗重複了600多次。巴瑟曼教授評論說︰「我做了600多次實驗,競標從未在100美元以下的金額停止過。」

 

如果金錢很簡單,為何還會有如此錯綜複雜的關係?因為當我們看待金錢時,只看見錢「這檔事」。但這只是冰山的一角,我們看到的不是全局。我們注意到的部分(諸如現金或手頭的債務)不過是水面上再小不過的面積。冰山的其餘部分都在水面下,在各式各樣的表面和事件遮蔽之下難見天日。我們看不見,並不代表它不存在;也不表示就算撞上這座冰山,我們的生活也不會像鐵達尼號(Titanic)一樣因此沉入大海─只要問芭芭拉和羅伯特,便可知道個中道理。

 

金錢這個龐大、看不到的一面,與錢「這檔事」其實無關。反倒是和我們對自己灌輸的金錢概念有關,對許多人來說,它是一個彌天大謊。

 

有位成功的企業主曾對我如此描述金錢這個難解的謎題︰

 

「這是我撫慰自己的一種方式。我會走進書房、思考自己掌握了多大的權力,可以如何隨心所欲。我秉持高標準開創的成功事業已成為生活的全部;想到這點,我會這樣跟自己說以求內心的平靜:『我大可以脫身、一走了之。』可是現在,我只有渡假時才能暫時離開。就算在渡假時,我還是不能放鬆。追逐金錢的欲望已經控制我。我之所以努力賺錢,就是不要感到無助或受制於人。」

 

「我一旦把錢投入投資之途,就會徹底擺到一邊,不會多做干預。金錢等於權力。我想要擁有權力,但擁有權力之後,我就會迴避金錢,以免為錢所役。」

 

「我連自己到底有多少錢都不知道。」

 

這位女士徹底撇開錢「這檔事」,甚至到了難以計數的地步。她的全職工作是用金錢創造意義,建立一種情感上的狀態。

 

我們說:「金錢會說話。」但它說些什麼?這個事實頗為驚人:金錢所傳達的訊息都是我們自己灌輸的。金錢的神奇之處在於,它能代表任何事情。它是一個替身,象徵著所有我們崇拜、想要擁有卻又害怕或缺乏,垂涎、渴望、輕蔑、追逐或跟隨的事物。我們用金錢來表達關心或不在乎的程度。我們用它來衡量成功,以及購買幸福(或試圖這樣做)。我們用錢膨脹自尊,用錢來溝通。

 

挑戰之處在於,金錢這些已知的意義大多是隱而不見的。我們可能有一套完全合乎邏輯的理由(或自以為好像如此),可以解釋自己為什麼想要(甚或需要)那輛新車;但是在這樣的表面之下,卻有段看不見、聽不見,充滿細微差異的對話,為買(或不買)這輛車對我們的意義編織出一大張的織錦。

 

金錢確實會說話。它常在耳邊細語,剛好就在我們的意識表面之下;彷彿知心女友、誘惑者、對手、保護者或毒品一般。金錢就像是有形的容器,內含希望、野心、愛和失望等主觀物質。金錢低語述說關心、成功、權力或快樂。金錢可能成為關心的貨幣、成功的表徵、衡量權力的指標、快樂的承諾,或在洩氣時可以鼓舞精神的材料。

 

重點是,金錢的祕密語言是隱密、難以理解的。而且,我們因為不說這種祕密語言(這是為我們編織外在生活的語言,屬於精神、心理和感情層面的),而對金錢做出非常奇怪的事情─我們做錯誤的金錢決策、身陷債務、絕望和憂鬱之中;我們超支、儲蓄不足,而且還自我欺騙;我們垂涎那些並非真心想要的事物,反而對自己真正所需棄之如敝屣。

 

我們為什麼會犯這些造成悲慘的錯誤?我們之所以做出錯誤的金錢決策,是因為想要用錢達成「非財務」的目標。我們企圖用錢達到「事物」(thing)辦不到的目的─調整心情、提升自尊和控制其他人。我們試圖用錢減輕痛苦,收買別人和我們對自己的尊敬。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們把金錢「這檔事」變成了別的東西。我們賦予金錢「意義」,給它注入生命,賦予情感上的價值,用它建立關係,把錢膨脹到本身的價值之外。

 

然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金錢是簡單、有形的事物,硬幣、鈔票和薪資支票都是我們可以充分掌握的,可是當我們開始賦予金錢額外的意義時,金錢便超出了我們的理解之外。100美分等於1美元這樣明確的算式,開始延伸出難以界定的新變數。諷刺的是,當我們賦予金錢意義時,反而開始無法掌握其真正的意涵。

 

2008年次級房貸事業崩潰、導致金融危機延燒全世界的問題便是肇因於此。我們已經搞不清楚金錢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金融產業自以為有點石成金的本事,就算是煙霧和幻影也有黃金般的價值;在這個產業的推波助瀾之下,上百萬的人就算沒有還款的能力,照樣不惜抵押貸款買下自己沒有能力負擔的房子。

 

美國聯邦儲備理事會(Federal Reserve)前主席艾倫.葛林斯班(Alan Greenspan)於國會發表演說時表示,他的點子居然會導致目前的經濟危機著實令他感到「震驚」;並表示「至今我還是不了解這場危機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嗯,讓我看看能不能給他個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