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金書城 book shop

目前位置: 首頁 >  財金書城

股市大贏家:我用K線寫日記

  • 作者: 陳進郎
  • 出版社: 今周刊
  • 出版日期: 2007-07-18
  • 定價: 280元
  • 優惠價: 88246
  • 會員價: 79221
  • 加贈點數: 0

※購書免運門檻,大宗購物流程,詳見"常見問題-財金書城相關"。

加購商品:

字體大小 A+ A A-

內容簡介 Introduction

謝金河:如果20年前有這樣的一本書,你會少走很多投資冤枉路。

 

陳進郎是誰?

 

市場上真的沒有專家,只有贏家和輸家。陳進郎也許不像《今周刊》發行人謝金河、社長梁永煌有名,但他卻被這兩位股票名人相中推薦,花了將近一年時間,在遊說與力勸下才首次公開他的第一本書。他目前也不是證券業界的人,卻不神秘,長相平凡到像走在路上的路人。投資經驗長達20年,卻不知他靠著股票,已身價不凡。

 

而最轟動的一事,就是在過去12年間,將5000萬資本變大到10億,獲利19倍。在他投資印象中,只有贏字訣。

 

《股市大贏家》和其他商業投資書有何不同?

 

過去投資書籍總是用獲利來吸引讀者,或者打造一個神話,但這對讀者而言太遙遠了。因為行情已經近在眼前了!!

這次今周刊,不造神、不說理論,呈現的是具體,且可實「用」。講中你過去投資股票常犯的錯誤:賺小錢賠大錢、每天看著別人的股票上漲,而手裡的偏偏漲不動,又不敢換股操作。陳進郎教你的獨門投資學,讓你在抓住這難得一見的多頭行情。

 

本書精髓:

 

1. 筆觸自然、閱讀起來有節奏、鏗鏘有力 ,若是股票投資人,相信看到激動處,內心會興奮莫名,一來,替自己找到答案,二來,也找到了方法

2. 作者將20年投資經驗,所看過的空頭與多頭行情,或是股票正要發動前的起漲訊號分析得恰如其分,更把難以解釋的人性,用「紀律」一以貫之。

作者簡介 authors Introduction

陳進郎 【陳進郎】

現任:

民國78年底投入股市,78年底退伍後進入投資公司,82年擔任投資公司總經理,12年間從當初5000萬資本,變成10億,獲利19倍。其中僅在民國89年賠錢過。現在是專職投資人

著作:
民國96年出版《股市大贏家》榮登各大排行榜冠軍

推薦序 Recommended preface

推薦序:小兵也可以立大功 
謝金河《今周刊》發行人

 

我們讀過很多投資大師的著作,例如德國的投資大師科斯托蘭尼所寫的《一個投機者的告白》,或者是汗牛充棟巴菲特投資經典名著,或是日本投資大師是川銀藏一生投資的豐功偉業,但這些大師都太偉大了,要追隨這些大師而成為股市高手,造化因人而異。不過這次《今周刊》出版《股市大贏家》──我用K線寫日記,介紹陳進郎先生過去十二年投資獲利十九倍的投資心法,正是一本透過個人實戰經驗,把個人一生獲利的投資心法,毫無保留公開的最佳投資經典之作。

 

陳進郎把他這一生,從服兵役後時,媽媽買東元套牢,從此矢志鑽研股票,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更堅定他要以研究股票,投資獲利拿回人生發球權的志向。他沒有赫赫頭銜,他個性內向,不喜歡出鋒頭,更謝絕外界的應酬,專心研究股票,結果精益求精,讓他成為股市大贏家。

 

一般成功的人,總是把贏家秘笈,視為不傳之秘,但是陳進郎卻樂於跟別人分享,他從股市圓夢的四種力量談起,從劍(知識)、寶石(資金)、鏡子(省思),到火焰(練習),再到技術分析的專研,最後把他最拿手的看盤心法拿出來跟大家分享。這是一本既實用,又能激勵人心向上的好書。

 

回頭看陳進郎之所以能成為一個成功的投資者,第一個特質是專注,他把研究股票當成他生命的全部,他說他從來沒有空手過,連作夢都會夢到股票,即使有應酬,他也要把所有功課都做完,還有他全程看盤,不錯過任何機會,這樣的專注力,即使是擁有團隊的法人,戰力也不見得能跟他比。

 

其次是他自我定位清楚,他選擇到投資公司上班,然後很專注地以研究,為自己的人生開出燦爛花朵。他心無旁鶩,全神貫注,以研究股票為人生目標,這給了喜歡抄近路,到處打聽明牌的人更多啟發。

 

事實上,當一個專業投資人是很福氣的一件事,因為投資股票是唯一可以因為人為努力提高獲勝機率的一種賭注,也許有人喜歡打牌,玩接龍,或是熱中賭六合彩,這其中運氣成分太多,而股票研究是既科學,又可因為個人努力研究提高獲勝機率的一種賭注。陳進郎廢寢忘食,努力研究,這是他成功的不二法門。

 

還有在茫茫股海中,你買了誰賣出來的股票,或是你高檔賣出來的股票,被誰接走了,你都不知道,因此,在股海中,不管買進或賣出,你都可以坦蕩蕩,而且,專業投資人可以選擇在公司業績大成長來臨之前進場,或是在業績大衰退之前退場,行動便捷,不像經營者,不論是公司經營好壞都必須承擔。

 

最重要的是金融操作沒有年齡,體能的限制,不像任何體育項目,超過一定年齡,體能一定會退化,做投資可以做到斷氣之前的一剎那,悠遊自在,其樂融融,陳進郎期待每天都開盤,我可以想像他的心情。

 

我與陳進郎的哥哥陳進堂是多年相交好友,陳進郎是我的小老弟,他在股海中找到寬闊的一片天,今天他要把他這一生投資獲利的心血結晶公諸於世,我拿到他的手稿,即一口氣讀完,這是一本人人都可「有為者亦若是」的好書,值得大家拜讀。

目錄 Table of Contents

【推薦序】謝金河
【推薦序】拿回人生發球權∕史蒂華
【謝辭】
【自序】我在股市圓夢的四種力量

 

【第一篇】 沒有天生玩家

第1課 從好玩走向專業
第2課 能輸才能贏
第3課 有恐懼才值得期待
第4課 誤闖未上市叢林
第5課 投資vs投機
第6課 為什麼財富總和我們擦身而過
第7課 千金難買早知道

 

【第二篇】 技術分析撐起我的一片天

第8課 在科學的基礎上自由心證
第9課  技術分析比你想像的有用
第10課 先搞懂技術分析,然後讓它行得通
第11課 遵守技術訊號操作
第12課 操遍千遍也不厭倦

 

【第三篇】 態度決定財富高度

第13課 當自己的顧問
第14課 全程看盤
第15課 先開槍,後瞄準
第16課 知識決定思路
第17課  從節奏感到穿透力

 

關鍵字:今周刊/ 陳進郎

達人推薦 Recommendation

讀者評論 Reader Comments 我要評論

精彩試閱 Wonderful Preview
字體大小 A+ A A-

第二課 能輸才能贏

輸家不敢贏、不認輸,所以賺小錢、賠大錢
贏家拿得起、放得下,所以賺大錢、賠小錢 

 

剛進入股市,我全憑感覺做股票,偶爾樂翻天,偶爾無語問蒼天,大部分時間我的情緒在期望和恐懼的區間震盪,常常感到希望無窮又覺得驚恐無比,夾雜著沮喪、悔恨等情緒,賺錢有限卻筋疲力盡;我開始意識到,不克服這種情緒落差,我遲早會彈性疲乏,絕對無法成為優秀的操盤手。

 

後來,我體會出,做股票很難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但可以控制情緒波動,股市雖然殘酷,卻不是一戰決生死的淘汰賽。如果我們把做股票當事業,願意用一輩子的時間來探索,把事情想得長遠些,拉大格局,就比較不會在意一時的得失,畢竟每一回合的競技,都只是我們成千上萬次比賽的其中一場。 

 

天人交戰 賣出後最怕再漲

 

華爾街(Wall Street)中的「Wall」被形容是一座憂慮之牆(The wall of worry),攀爬股市的憂慮之牆時,我們常陷入見好就收與續抱的天人交戰。

 

值得期待的股票,往往因害怕帳面由盈轉虧,或是無法抗拒獲利了結的誘惑,小賺就賣出,落袋為安後,鬆一口氣的感覺就是立即的獎賞;但股票賣出後,如果價格持續攀高,常令人懊惱不已,甚至失去理智奮不顧身地追高。

 

證券界有種說法:「股市中只有兩種情緒──期待和恐懼。問題就出在,當我們應該恐懼時,卻一味的期待;而在應該期待時,卻又顯露出恐懼。」由於追求自尊的偏好和害怕後悔的心理,一般人想的是如何增加贏的次數,而不是提升贏的品質,傾向先賣掉賺錢的股票,留住賠錢的股票。就像投資心理學家樊恩.薩普博士所說,「逃避了賺錢的風險,而接受了賠錢的風險。」也就是說,一般人不敢賺大錢,所以只能賺小錢;不想賠小錢,結果卻賠了大錢。

 

有位朋友告訴我,他曾在行情沒有太大波動的一年當中,用一百萬元賺了二百萬元,豈知在隨後一年的多頭市場中,三百萬元卻賠得只剩二百萬元,他特別強調他不會放空。他描述:「當我資金累積到三百萬元,持股總數仍維持四檔,但由於每檔股票的金額變多了,當每支都跌到停損點,比如說跌個一成,賠錢的金額就是三倍,我常因此殺不下手;同樣地,每支股票只要漲個一成,獲利也成為三倍,我常滿意地拔擋(跑掉)。」像他這樣的情況,就是「逃避了賺錢的風險,而接受了賠錢的風險」。

 

做股票最難的兩件事,一是處理賺錢的股票,另一則是處理賠錢的股票,而最高指導原則是避風險但不避利潤。我這位朋友曾經做得很好,卻在操作額度膨脹為三倍後,因心理因素亂了步調而反過來做,也就是對獲利設限,卻讓虧損不斷擴大。

 

他除了沒有嚴守操作紀律外,最大的問題在於格局不夠大。或許他潛意識裡想的不是如何賺三千萬或三億,而是如何保住那三百萬,所以他操作這三百萬資金時,還停留在一百萬元身價時的思維,這樣子怎麼能重新分配時間和資源來更上一層樓呢 !

 

人性不因時空而改變,早在兩千多年前,《論語.陽貨篇》就提出了「患得患失」的觀念,說明了還沒有得到時,唯恐得不到;一旦得到了又擔心失去。得失心是觸發恐懼的導火線。讓我們害怕失去機會、恐懼成功、恐懼失敗。為了減輕心理壓力,我覺得我們必須做到以下幾點:

 

減輕心理壓力的三大心法:

一、不要太在乎輸贏。

 

做股票時患得患失的壓力,不外乎來自於自己和別人。因此,除了不要拿有特殊用途的資金買股票、不羨慕別人賺錢外,我奉行以下三個原則。

 

1.不要用消費水準來衡量輸贏了多少:我曾在號子的貴賓室裡看過一位中實戶,他在每一回合的征戰後,總愛嚷嚷:「又賺(賠)了一部賓士」,喊盤時他經常提醒旁人:「借過!借過!車子進進出出的,不要被撞到了。」根據我的觀察,把錢看得太重或是得失心太重的人,比較賠不起也比較情緒化,且大多會賠錢,即使能賺錢,格局也很有限。反觀優秀的操盤手交易時抱著遊戲的心情,比較不在乎輸贏,對他們而言,錢是用來得分的。

 

2.盡量不要告訴別人你買了什麼股票:要做到「不在乎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很難,但至少我們可以不張揚自己買了什麼股票,這樣即使賠錢,也只有營業員知道,不會有人嘲笑你是「市場反指標」。大投機客維特‧倪德厚夫把股票投機比喻成性愛,他說:「貪心和肉慾經常是近親──性為人生助興,投機為人生提供養分。這兩種活動在私底下做,最能成功。」

 

要在股市賺錢本來難度就高,如果還想夾帶其他非財務方面的目的,例如藉著向人推薦股票做公關或證明自己的功力,常會加重自己的心理負擔。當我向別人推薦的股票失靈時,我恨不得自己有能力護盤,看盤時關注的全是那一檔股票,常因此忽略了市場的重大變化。

 

3.付出不要有所保留:一般人限制自己只能付出多少時間、只能在股市中繳多少學費,喜歡追逐速食化的消息,不太願意學習乍看之下枯燥無味的東西,而且連學習上的付出都要計較投資報酬率。

 

通常有人問我:「如果我每天花兩個小時,多久可以學好技術分析?」這一類問題從表面上來看,好像是問,「最少要花多少時間?」其實更深入的意思是,他們想要確定在付出這段時間後,能不能保證學會。這樣一來,在「姑且一試」後,如果該方法不能如預期中的點石成金,他們將另闢蹊徑。

 

不管做什麼事,很難有人可以跟你保證什麼,但只要方法正確,每一分一秒、每一塊錢的付出雖不能保證馬上回收,但一定不會白費;而且,在我們熱愛這個工作的大前提下,也可以勉強自己做一些不喜歡的配套事情,正如環法自由車賽常勝軍阿姆斯壯所說:「我曾經視跑步為畏途,但我還是必須堅持跑步,因為不是所有對你有益的事情,都會讓你感覺很好。」 

 

二、挫折愈大,離成功愈近。


我覺得踏進股市,首先要跨越的第一道心理門檻,就是要能願賭服輸、不怕輸,因為能輸才能贏。台灣障礙馬術的好手陳少曼、陳少喬拿下第四屆亞洲盃國際馬術錦標賽團體組的后冠後,電視台記者訪問她們,「從馬上摔下來不怕嗎?」她們異口同聲地說:「多摔幾次就不怕了!」這一對七十八年次、不怕摔的雙胞胎,就是國巨掌門人陳泰銘的掌上明珠。

 

做股票也一樣,如果剛入門時只是小試身手,這樣即使受傷,也不會傷及筋骨。但我們的目的不只是要讓自己習慣「摔下來」的感覺,還要學習如何降低「摔下來」的頻率,並把傷害程度降到最低。就像科斯托蘭尼曾說:「經歷足夠的失敗,才能在驚慌中不失去理智。」

 

「要把傷害降到最低」有賴風險管理和危機處理。風險管理就是事前規畫、事中演練,危機處理就是事後補救。風險管理強調把下注的風險控制在自己可以應付的範圍內,或提對自己有利事件發生的機率,並降低不利事件惡化的機率,但這有時候會造成我們畏首畏尾。尤其像我這種看好行情時,總是全力加碼、借足融資往前衝的人,形同把自己暴露於高風險之中,更須借重危機處理來補救。因為一旦誤判情勢,我手中已經沒有銀彈可以應變,所以我必須危機處理,迅速自市場抽回資金。

 

除了不能因為害怕失敗而未戰先怯,我們在失敗後如何自處也是一項難題。有的投資人一旦認為自己失敗,就會責怪自己,甚至全盤否定自己,不再像先前那麼努力,甚至半途而廢;也有的人失利時,因為拉不下臉而推卸責任。這些方式都無法找出問題所在,該如何面對失敗呢? 

 

減少摔下來的頻率,一旦看錯,迅速自市場抽回資金。

 

去(06)年,日本成棒隊在第一屆棒球經典賽中的表現,幫我們上了最經典的一課。日本隊在八強賽中因裁判的誤判輸給美國隊,當台灣和南韓媒體大加撻伐裁判不公之際,使日本隊並未對此著墨太多,反而集中焦點檢討他們的攻防得失。

 

日本隊在三場比賽中輸了兩場,能否晉級要看接下來的美墨之戰。儘管總教練王貞治認為,日本隊百分之九十九無緣晉級,但全隊仍開拔前往四強賽的比賽地點。當日本隊靠著墨西哥打贏美國,奇蹟似地闖進四強的同時,他們正在球場上按表操課,這種戰績失利後不去找台階下,反而盡其在我的精神,日本隊自助天助,最後贏得經典賽冠軍。


人們面對失敗時的防衛技巧,除了合理化、自責或推卸責任,不外乎和自己的過去或是拿別人做比較。拿別人做比較的方式,像是「好歹我賠錢的幅度比大盤跌幅小」,這種「比下有餘」的方式也能讓人從中獲得舒坦;但股票族如果老是愛跟別人相比,永遠也比不完,且會干擾自己的操作節奏,甚至因為「比上不足」、「見不得人家好」,衝動地跟進漲幅已大的股票。我認為做股票就像練瑜珈,不必羨慕別人,我們要找到自己的步調,凡事只跟自己作比較。

 

研究指出,「跟自己的過去做比較」的方式大部分是正面的。比如說,失敗時憶起自己曾經擁有的風光歲月來維持自我價值感,或以自己發跡前的一無所有來自我打氣。就像一位縱橫台股三十年,至今仍在市場活躍的名人,每逢巨大失敗,總是告訴周遭的人,「我當初是帶六萬元來股市的。」

 

民國八十一年一度破產

 

我最大的挫敗在民國八十一年中秋節前夕,當我在電視上看到當時的多頭總司令翁大銘被收押,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時我資產淨值兩百萬元,卻舉債買了超過一千萬元的股票,結果一連三天長黑,我破產了。我五年來賺的還不夠三天賠的,在「三十而立」的那一年,我的財產重新歸零,那幾天的感覺就像生了一場大病,全身虛弱,大跌第三天,我面臨融資追繳。

 

還好,我「輸」故我在,我從徹底的失敗中感受到真實的自我,從巨大的失望中清醒。我突發奇想:「我費盡心機,努力了五年,不過就賺這兩百萬。如果我的格局只有如此,那這區區兩百萬元也沒有太大意義;如果我的格局不只如此,當有一天我回想起今天的萬念俱灰,一定會覺得好笑。」有個念頭從模糊到清晰,彷彿有人在身邊點醒我,「你並不是真的一無所有啊!你在股市身經百戰,這些經驗是無價的!」思想轉為正面,貴人就出現了,我營業員的姐姐願意借錢幫我融資追繳。

 

幾年後,我認識了一位銀行界的高階主管,有一次聊起這段往事,他告訴我,當年何止我一個人破產,整個金融體系也是搖搖欲墜,連政府都擔心「蔡辰洲事件」重演。我講這些話的意思並不是要說,當股市大跌時,我們可以拿「要垮大家一起垮」、「別人傷得更重」來自我安慰;我要強調的是,當我們陷入股市泥淖而動彈不得時,我們所能做的就是把該做的功課做好,然後放輕鬆、保持清醒,讓其他使得上力的人去操心! 

 

灰燼後重生培養「大賺」膽識

 

「翁大銘風暴」是我從「小賺」到「大賺」的分水嶺,熬過以後,彷彿打了一劑預防針,從此不再那麼害怕賠錢,在股市失利時,我可以告訴自己:「以前那麼慘都熬過來了,現在有什麼好怕的?」

 

當大盤突然大跌,只要我大跌前買進的股票比賣掉的股票表現優異,我就感到欣慰;當跌勢逐漸明朗,為了避免和現實脫節,我用「已經從市場抽回了多少資金」來穩定情緒。我覺得保留明天的購買力,比今天賣了什麼價位重要。畢竟「人是英雄,錢是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樣即使股價持續大跌,只要資金回收得快,我們形同享有折扣優惠,購買力反而提昇了。 

 

一再渡過難關,讓我越來越勇於面對更大的風險,賠錢時也越來越不會心疼,因為我有信心再把錢賺回來。我在股市最引以為傲的就是,自從民國八十一年起,在每次大跌之後,我都能在大跌後的下一個反彈中,把前一波大跌時賠的錢賺回來,我的獲利持續創新高。

 

三、格局要寬廣。

 

當我在股市連戰皆捷,走在路上,我滿面春風,不時對周遭正忙著工作的人投以好奇的眼光,心想,「他們為什麼不去買股票?股票錢很好賺啊!」這種念頭一出現,通常意味著我在股市的好日子即將結束。一再經歷股市的兇險,我體會到為什麼美國人稱股市為人造峽谷,為什麼華爾街名言說,「股票市場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發明,它讓驕傲的人全部自嘆弗如。」

 

就我聽過和看過的投資人中,凡事多一分感動、少一分抱怨的人比較能成功;他們成功後對自己的專業總能侃侃而談,對自己的成就卻總是輕描淡寫。就像大導演吳宇森談到好萊塢,他説:「我認識的影星中,越大牌的越謙虛!」

 

我所做過最愚蠢的事,就是和別人爭辯某支飆股是誰先發現的。我們這些愛爭辯的人都認為行情是他先點火的,就像每一隻驕傲的公雞,都認為太陽是牠叫出來的。即使是我率先發現了飆股,我再買也不過那麼幾張,又不敢抱太長,但某些悶不吭聲的先知先覺者,可能一買就是一大缸,又耐得住震盪。而且,就在我逞口舌之勇時,或許這些「聰明錢」又已經開始在物色下一檔股票了,這正應了一句順口溜: 「別人已經上太空,我們卻還在爭論該不該殺豬公。」
剛進入股市,我只知道很多人害怕失敗,至於害怕成功的人,可能只是極少數極端的例子。後來,我才發現害怕成功的人還大有人在,甚至我自己賺了一點錢後,曾經因為考量到要節稅太麻煩了,而放慢腳步。

 

成功的壓力主要來自於,一旦成功了,別人對你的期許也跟著提高了;也來自於一些立意良好、但似是而非的建言,比如說:「高處不勝寒」,「爬得越高、摔得越重」等。事實上,當我們攀上高峰,只要保持戒心,不但不會摔下來,反而因為視野寬廣了、資源變多了,而會「強者更強」。而且,在累積資本的路上,只要有實力,不管爬得多高,頂多是進三退一或進四退一。就像一支真正有實力的股票,大幅攀升後,可能只拉回個兩三成,然後續創新高。

 

我慢慢走到對的道路。我覺得做股票一定要全力以赴才能賺到錢,既然我每天要花同樣一趟功夫,之前也已經投入那麼多心血,能多賺點,我何樂不為。我從沒想過在什麼時候高掛免戰牌,只要對股市還有熱情,我就繼續走下去。

 

要在股海大贏就別小鼻子小眼睛

 

所謂:「眼界決定境界,定位決定地位。」只想要在股市謀取生計或只想賺點錢貼補家用的人,注定要陪公子讀書,成就一定有限。我想,如果一個人連對自己的未來都缺乏想像力,那對股價怎麼會有想像力呢!反觀,那些替自己設立很高標準,大膽挑戰自己極限的人,雖不一定會達成目標,但總有一定的成就。

 

就我所認識的股票族,他們在股市的斬獲,大致上呈現M型分配,不是賺很多錢,就是沒賺什麼錢或賠錢。對於後者而言,他們常是因為機會來臨時,只看到眼前的利益,甚至害怕得而復失,因此該大賺而未賺。

 

在《新金融怪傑》一書中,催眠師建議投資人,「潛意識心靈必須只相信一件事:賺錢是應該的。」我想,如果我們有方法、夠努力,更可以讓意識心靈和潛意識心靈一致地認為:我們值得賺很多錢;然後找機會透過實戰,漸進地讓自己適應更大額的輸贏,提升自己的格局。 

 

股市是一個競技場,不過還好的是,這裡既没有肢體碰撞,也不必跟競爭者照面,甚至不用知道跟我們對作的人是何方神聖;而且股市永遠都開張,除非碰到罕見的暴漲或暴跌,只要我們夠狠,都可以在一天內出清或買進我們想要買賣的股票。因此,不管賺賠,我們都可以過得自在一些。

 

失敗了,我們不必怕對手訕笑,不必找台階下,不必拉不下臉,痛定思痛後可以捲土重來;勝利了,我們不必對輸家感到抱歉,不必洋洋得意,不必擔心下次交易好運無以為繼,在短暫的歡欣鼓舞後再接再厲。對追求卓越的投資人來說,他們屢創新高的人生高峯,都不等於人生的顛峯。

書籍基本資料

  • 分類:股票
  • 作者: 陳進郎
  • 譯者:
  • 出版社: 今周刊
  • 出版日期:2007-07-18
  • ISBN:9789868085725
  • 商城書號:G001
  • 規格:450公克

加購商品